之前在某個故事中有提到一位英國同學麥克,他和荷蘭太太米雪有一段很錯綜複雜的關係。前幾天再度聽到麥克的消息,想短期內他們的故事應該不會有什麼更新,所以就在此說說他們的故事吧!

麥克來學校唸書時,是編到美國太太的班,也就是我一開始念荷文時最先進去的班。其實那時我已經調班了,但因為跟那一班的同學感情太好,所以我們還是常常會在電腦教室碰面聊天。承蒙同學的愛護,他們都爭相跟麥克介紹我,還說了一些好話,而麥克這人,你只要跟他聊過就知道百分百是個好人,很難不喜歡他,所以我們雙方對彼此都有很好的印象。再加上麥克是說英文的,溝通起來也比較方便啦!

當時每週三我、大陸佩新和美國太太都會在下課後一起去 Hema 唸書,麥克有一輛超大休旅車,每次他都很好心把我們裝進車裡,送我們到市中心。那時我問了,麥克你買這麼大車幹嘛?因為在荷蘭車越大繳的稅越高,而麥克不是那種耍闊的人啊。他笑著說了,他一家六口人,沒這麼大車裝不下啦!我嚇一跳,六個人?那除掉麥克和太太,他們有四個孩子哦!在現代真是太令人嘖嘖稱奇了。麥克哈哈大笑,補充說而且是四個無敵頑皮的男孩子呢!

後來我才知道,四個男孩子中,有兩個是麥克的,另外兩個是米雪的。所以麥克和米雪是各自嫁娶之後,後來才結合。

嗯,故事沒有這麼簡單。

如果這樣說起來,這四個男孩子彼此就是同父異母或同母異父的關係,但不只哦,他們又各自是堂兄弟…我第一次聽到時,頭都昏了…

搞了半天,麥克和米雪在結婚之前,真正的關係是大伯和弟媳的關係啦!也就是,米雪的第一任丈夫是麥克的弟弟。

那麥克的前妻呢?很不幸地,她在幾年前就因病去世了。不過現在再加上一條 (這樣才顯得真正錯綜複雜):米雪和麥克死去的妻子,可說是比親姊妹還親的超級手帕交。

故事就發生在三年前。那時麥克的太太去世,麥克受到非常大的打擊。他幾乎沒辦法自理自己的生活了,可是身邊還有兩個還小的孩子需要照顧,一個九歲,一個六歲,他們何其無辜。這時候,身為超級好朋友又是弟媳的米雪,便主動伸出援手照顧兩個失去母親的孩子。但她不只照顧孩子,也與麥克分擔失去好友的傷痛。於是在這種時空之下,米雪和麥克變得比以往更親近,彷彿世界上只有他們倆人可以互通心靈、分享彼此的喜怒哀樂。這時,米雪藏在心中多年的祕密再也守不住了,胸中的那股爆炸之氣,促使她對麥克說出,她早已愛慕他多年這個事實。

當時的麥克就像溺水的人,失去自己的依靠之後,茫茫不知該抓住什麼。米雪的告白讓他感覺是漂過來的扶木,不管這根扶木是否還有一些未拔掉的鐵釘,他緊緊抓住,即使被刺的滿身傷,依然緊緊抱住。

這就是當時的時空背景,後來米雪決斷與丈夫離婚,她和丈夫共同擁有一對男孩子的監護權。而麥克,就在心靈最脆弱的時候接受了米雪,他變賣英國的一切一切,帶了兩個兒子住到荷蘭來。

我們祝福人時總說:願有情人終成眷屬,但有時候事情沒有那麼簡單。由於麥克和米雪的結合,造成無辜第三者的受傷 (米雪的丈夫,也就是麥克的弟弟),因此整個家族十分不諒解他們,麥克的父母甚至說出不認麥克這個兒子的話。這兩年來,麥克經常回英國與家族溝通,但始終得不到諒解,這點一直是他心裡的痛。

躲到荷蘭就沒事了嗎?米雪的前夫也住在荷蘭,他和米雪各擁有孩子的監護權,他照顧一週,米雪和麥克照顧一週。米雪的前夫據說相當深愛米雪,於是他將滿腹怒氣都怪到麥克身上。輪到他照顧孩子時,他除了對孩子溺愛之外,也常常跟孩子說,那個麥克就是破壞他們一家人的人。孩子雖然沒有明顯顯示出敵意,但始終拒絕麥克,而且有機會就想重新撮合父母。有一次米雪對著孩子說,以後麥克就是你們的爸爸,孩子只回:不,他是伯父,永遠都只是伯父。

在這樣的環境下,所有人都在受苦。麥克的兩個孩子非常乖巧,但也因為他們比較不會吵,所以得到的關愛遠比兩個堂弟來的少。兩個堂弟每週跟叔叔住之後,回家都有新玩具,但麥克原本就不是溺愛孩子的人,所以相比之下,麥克的孩子也會羨慕堂弟。一家人表面上樂融融,但各懷心思。

但這樣的情形,已經劃下句號。週一才聽到美國太太說,麥克已經帶著兩個孩子回英國重新開始了。除了家族不斷的譴責、家裡四個孩子不得安寧,他自己其實最後認知到,他對於死去妻子的愛根本尚未消失,這種情形之下,他要怎麼去維護這段關係?對於這個結局我不意外,只可惜以後要見麥克就難了。大鼻子也覺得相當可惜,他認為麥克真的是少見有知識涵養,又懂得幽默與生活的人。

現在大家會想,那米雪是不是很可憐?其實,我心裡對米雪一直有著疑問。如果她一直深愛麥克,為何她又要跟麥克的弟弟結婚?難道她只是想藉機接近麥克?那她這樣做,對得起當時還活著的手帕交嗎?

我不應該如此評斷人,但我跟米雪見過兩次面,兩次印象都不好。第一次我還替她著想,想說可能她心情不好,所以她態度才非常冷淡。但第二次我稍微觀察,發覺她是對我特別不友善。有可能她跟我磁場不合,但我實在很難把麥克這麼好的人跟她配在一起!也很難把美國太太口中那個熱心的米雪,和我見到的冷凍庫米雪湊在一起 (我們一群人說話時她絕對不會看著我,眼光都越過我跟大鼻子說話,但是當她轉頭跟其他人說話時,又都笑著!我真以為我見到鬼了)。當時我還跟大鼻子說,我希望她只是純粹討厭我,而不是因為我是東方人而討厭我。因為如果她歧視我是東方人,那我真要替麥克感到不值了!

但這些,現在都不重要了,沒有麥克,我們也沒有跟米雪見面的必要了。這個故事這樣的結局,也不算太糟。現在我們只是比較擔心麥克和兩個超乖的孩子,因為當初他真的是變賣一切到荷蘭,所以在英國他是一無所有。但英國畢竟是他的祖國,也許一開始辛苦,但很快就會找出生活的方向。我們只希望,麥克的家人可以重新接受他,也希望往後他可以放寬心胸,再尋一個人生伴侶陪伴他。

祝大家幸福!

    全站熱搜

    wandaach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12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