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的好朋友美國太太,她先生揚最近心情非常沈重,雖然好不容易換了新家,本來應該是開開心心熱鬧一番,但卻在此時發生這件事情,讓原本一直都是開朗笑著的他,最近臉上不免一陣愁雲。我聽了美國太太跟我說得故事之後,也是感嘆又氣憤。

揚是印尼人,在幾十年前印尼獨立時跟著家人一起到荷蘭開創新生活。他的父親是個有遠見的人,還在印尼時就培養他們兄弟姊妹一些好用的求生技能,包括學荷文、做木工、做水泥、做裁縫等等,有這些一技之長,就不怕餓死。所以美國太太的新家,百分之八十都是揚自己搞定,很厲害的。這幾年來在荷蘭,他們一家雖然沒有住在一起,但也是和樂融融。

不過揚最摯愛的母親,在幾年前高齡逝世了,揚的父親現在也九十一歲了。聽美國太太說過好幾次,揚的父親是多麼溫和、可親、慈愛的長輩,而大鼻子有一次幫我當快遞送蘋果派過去美國太太新家時,也見過這位傳說中的長輩。大鼻子回來也是讚不絕口,說他真的是超可愛又親切的老先生,臉上總是掛著可愛的笑容。前陣子揚的父親放棄獨居,搬到老人公寓去住,而揚和美國太太怕他老人家不適應,總是一有時間就不辭千里去老人公寓看他。他們的新家還特地留了一間房,並漆上揚母親最愛的綠色,房間的擺設和傢具都是用揚父親之前的傢具。這麼的用心,無非是希望他來度週末時,能真正感覺是回家了。

揚另外有一個妹妹和弟弟,妹妹蘭妮據說很甜美,住的也離老父親比較近,所以有什麼事她都會先去了解狀況。而揚的弟弟保羅,好吧,說穿了就是一個被寵壞的小孩,揚的父親什麼都好,就是太過溺愛這個么兒,即使這個么兒也五十多歲了,但依然特別偏心。揚不會和弟弟爭,他只是擔心弟弟會騙光老爸爸的錢,揚自己的經濟也只是過的去而已,如果爸爸的錢都被騙光了,他肯定保羅不會負起照顧的責任,而揚自己,則是心有餘而力不足。就了解,保羅前前後後已經向老爸爸「借過」一萬六千歐元了,但想也知道,從來都沒還過。這次老爸爸搬去老人公寓,倒是破天荒將一台車留給揚,但也不知道是不是忽然內心對揚感到愧疚才這樣做。

事情來了。由於蘭妮有空就會去老人公寓看爸爸,所以她會順便幫爸爸整理帳單,也會幫他查看銀行的存款數目是否正確。但那天要看存款細目時,發現某家銀行的資料不見了,她問爸爸,老爸爸回說他也不知道啊。這家銀行存著的錢是一筆特別款,約有一萬歐元左右,是揚的母親去世前留下的。揚的母親在去世前曾說,她這一輩子都沒什麼要求,現在她只有一個心願,那就是死後可以將她的骨灰帶回印尼她出生的那個小村落。當時她的先生,也就是揚的父親一口答應。之後開家庭會議時,老爸爸要求等他也去世後,再讓孩子一起用這筆錢把夫妻倆的骨灰帶回印尼。在場的幾個孩子都應允了。

這筆錢是無論如何都不能動的,尤其對揚和蘭妮更是重要,因為他倆一直都有達成母親遺願的使命感。蘭妮後來跟揚連絡時提起這件事,但他倆都想,老爸爸才搬去新家不久,年紀又這麼大,可能帳款亂塞一通一時之間找不到吧!一直到有天揚打電話問候老爸爸,那天老爸爸另外手機響起在跟保羅通話,揚隱約中聽到「銀行帳戶」,他心一驚,問老爸爸,你沒有又借錢給保羅吧!老爸爸拍胸脯保證沒有。掛完電話後,揚越想越擔心,他知道老爸爸身邊沒什麼錢了,唯一較大數目的,就是那筆母親留下的一萬歐。他跟蘭妮提起心裡的擔憂,蘭妮也很擔心,便決定向爸爸問個清楚。

蘭妮到了老人公寓,只對著老爸爸說:「爸爸,我要您看著我的眼睛,告訴我您沒有把媽媽的錢借給保羅。」老爸爸不語,蘭妮再問一次。老爸爸垂下頭,這才說,是的,錢給保羅拿走了。蘭妮忍不住開始流淚,哽咽的說那錢不是您的,是媽媽的,您有什麼權力把錢拿給保羅呢?老爸爸開始辯解,強調保羅一定會還錢,保羅現在要擴展業務需要一台拖車,保羅一定會還錢。蘭妮只哭著說,全世界只有你相信保羅!她走出老人公寓,回家撥電話給揚,對著揚痛哭失聲。

揚的心情非常沈重。第一,媽媽的心願,那是完成媽媽心願的錢,錢給了保羅就是拿不回來了,他身為長子,年紀也大了,沒有這筆錢,他有什麼能力帶媽媽回印尼?第二,他摯愛的父親,竟然對他說謊,他感到一陣暈眩,他的父親對他說謊,這件事讓他難受極了。

之後揚與老爸爸談過很多次,但爸爸的回答讓他更生氣。一下說,保羅說每個月會還他五百歐,一下又改成,保羅說過幾個月就會一次還清。反反覆覆的說詞,讓揚又難過又絕望。最後,他沈重的跟爸爸說,保羅這個弟弟這麼不懂事,連這筆錢他也敢拿,揚算是看透了,他說要跟保羅拒絕往來,不惜斷絕關係。以後如果爸爸要來這裡住,他還是很樂意去接他。但如果要順道找保羅,就叫保羅來接吧!揚甚至說,你這麼愛保羅,這麼相信他,但我要告訴您,保羅愛的只是你的錢。

最後揚做了一個決定。明年初,他會將老爸爸給他的那台車賣掉,反正多這台車只是多繳稅,平常他們還是靠著公車和火車就可以到處去。賣車的錢,一半他會分給蘭妮,因為蘭妮從來沒要求,也就沒得過什麼。而另一半的錢,他會拿著買張機票到印尼,明年他就要把媽媽的骨灰帶回印尼。老爸爸一聽急了,說我又還沒死!揚只有痛苦的說,是你,是你把錢送給保羅,是你背叛了媽媽,你死後要回印尼的話,就叫保羅送你回去吧!

上周和美國太太見面時,她說揚想到這件事還是會難過。他也不想對爸爸這麼絕,但想到爸爸竟然可以這麼隨便把這筆錢給保羅,那媽媽呢?媽媽的遺願又算什麼?揚自小就深愛他的母親,他曾經哽咽的說,媽媽這輩子都沒要求過什麼啊,這個遺願是她一輩子唯一的要求而已…

故事到此,不知道接下來發展會如何。這週六原本美國太太和揚約了幾家人,一起到他們家過感恩節順便慶祝新居落成,這幾家人原本包括保羅的,但現在據說不讓他來了。週六原本總算可以見到這位傳說中慈祥的老人,但現在氣氛不知道會不會很詭譎。還是別想太多,週六去了就知道了。

一種米真的養百樣人。同一個家庭,同一對父母,就可以養出揚這樣孝順,保羅這樣自私的兄弟。但說實在,保羅之所以會變成這樣,也是被溺愛出來的。孩子要疼、要愛,但就是不可以寵,這真是千古名言啊!

    全站熱搜

    wandaach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8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