最近為了新的稅法和醫療保險的問題,搞得我們一個頭兩個大。再加上我必須在十一月底之前申請延長居留,所以像醫療保險這東西真的不能再拖了。每次討論到最後,都還是不知道怎麼做才是最好的。早上忽然想,如果我在荷蘭有個簡單的收入就方便多了。

所以今天早上的話題是,在荷蘭汪汪可以做什麼?不過我的荷文還破的很,所以大前提是盡量不用跟人家對話的。

第一個想到的是陪老人,汪汪一直都很有長輩緣,所以跟老人相處應該沒問題。不過大鼻子想到兩個問題:第一,萬一我是去陪老人消磨時光,那免不了得玩個小遊戲說個小笑話,以我現在的荷文程度,怕老人會被我搞暈。第二,萬一要幫忙清理大小便,我知道我很沒用,那目前為止我連小孩或貓咪大小便我都不能克服障礙,我怎麼去幫忙清理這些.....

第二個想到是幫忙打掃,不過大鼻子自己幫我否決掉了。理由也是兩個:第一,他覺得我念到大學畢業,又有自己的專業,去幫人家打掃他覺得對汪汪和汪汪爸很過意不去。第二,咳咳,我家事做的那麼爛,憑什麼幫人家打掃?......

後來又想到幫忙帶狗逛大街,這總不用說話了吧!但是狗耶,汪汪自稱汪汪,但怕狗怕的要命,遇到小狗我還能應付,遇到大狗我腿都軟了。但是我突發奇想,那我總可以幫忙照顧魚吧?大鼻子沒好氣的說,如果人家不想養魚,魚的下場是沖進馬桶,還不用雇用人來照顧魚啦!哦....

後來開始不正經,我說那我可以去電影院賣票,數字我至少都聽的懂了。他說不行,要是有人問我電影幾點開始或者在哪一廳,我要是不知道怎麼回答怎麼辦?我一派輕鬆的說,叫他們自己看時間表啊 (這句荷文我會講了)。他又說,那人家也會打電話來問,我說很簡單啊,就說打錯了嘛~~

後來又想到去一家露天博物館當演員,那博物館有人會穿著古時候荷蘭人的衣服,然後在街上閒扯或裝忙曬衣服等等。這很簡單吧,又不用說太多話。他說要是有人迷路問我路呢?哎~這時候我當然要說我是外國人,所以我不知道耶~

再這樣胡扯下去,大鼻子不想理我了。後來又想到照顧小孩,不過我說我要照顧 0-2 歲的,因為他們還不會說話,但是那個大便的問題又來了,所以再度不了了之。

不過就在我不胡扯之後,這傢伙竟然忽然說,我們要不要買個紅燈,然後我站在窗邊當起櫥窗女郎?真是欠扁!他說我們只賣相不賣色啊~

一早上這樣天馬行空,才發覺我能做的還真是少啊!再度應證前輩說過,在這裡想找個過的去的工作,荷蘭文不會還真是沒路用。所以結束這個話題後,馬上回到我的電腦認真做起荷蘭文的習題。

不過這問題倒是給我一個很奇怪的想法。有時候受了所謂高的教育,要遷就大環境找一份低學歷也能做的事,這個心理障礙要克服果然有點難。我承認我自己就有這個問題...現在要我去當清潔工或者到工廠做事,我承認我的心態還是無法接受...但是當清潔工或者在工廠工作,這也是一份非常正當的工作,哪裡不好呢?高學歷哪裡比人家強呢?我知道,真的知道,但就是....哎~

現在不去想了,反正於事無補。我還是快快去煮泡麵,準時上課去吧!

    全站熱搜

    wandaach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39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