青藏公路一景
上次說到我們從青海省的西寧,搭了十幾個小時的火車到一樣是青海省的格爾木。格爾木這個城市老實說沒啥特別,但它是進入西藏一個很重要的起點,所謂的「青藏公路」就是從這裡開始。我們選擇走青藏線是因為,各方資料都說青藏線是最安全,路況最好的一條線。當時身為自助旅行菜鳥的我們,當然是走比較沒有難度的囉~

大陸對於進入西藏設了種種關卡,其中一個叫做入藏紙,也就是只要你是外國人,都必須有這個入藏紙才能進去西藏,會有軍人在進入西藏的各條線上檢查。我是聽說搭飛機去西藏的話,也是要有這入藏紙才能登機,但因為我不是搭機進去,所以真的不太清楚了。

這個辦入藏紙的國旅正好就在我們下榻的格爾木賓館旁,所以我們當然是迫不及待辦理。真要罵一聲土匪,申請入藏紙的外國人,他們會統一集合管理,收費 1660 人民幣,不包吃住不包門票,只包車費、還有到達拉薩時前三天的導遊和車資。大陸口口聲聲說台灣是大陸的一部份,這時候有得搶錢當然視台灣人為外國人囉。不過台灣至少還沒被統一,被視為外國人也好,但是香港人和澳門人應該很 Fxxx 吧!他們已經回歸祖國了但也要付 1660,哈!

隔天到達集合地點,看到那車真是快要吐血了。那車,又擠、又臭、又顛、又慢。聽車上一些「內地人」說,他們買這種慢車的車資,只要人民幣 100。大陸多把外國人當冤大頭,客官一看就知吧!照書上說,應該「只要」23 小時就會到拉薩,但我們這個只值 100 人民幣的慢車,硬是花了 45 小時。顛到我的五臟六腑都倒了,任督二脈也通了。最可怕的還不是這個,重點是那個高山症呢。

其實現在回想起來,那高山症就是無止無盡的頭痛,阿糞說就跟人家拿斧頭往你頭上狂劈一樣,真是痛到一個里程碑。我忘記阿糞的症狀了,因為我好像嚴重一點,自身難保。我是吃也吃不下,水不想喝也不想動,根本就是攤在椅子上爛泥一沱。阿糞好像還有下車走動,我是真的動不了。只有勉強自己喝點紅糖水和蔘片降低那個痛 (這是網上看來的偏方,後來遇到專家,才說其實只要一顆阿斯匹靈就沒問題了,真是太晚認識專家....)。

這個車有兩個司機,不分晝夜一直開。這兩個司機很怪,半夜停車就是為了吃一頓飯!我有下車點一個麵片,但實在吃不了,而且應該是用羊肉,我吃了更想吐 (是啊,後來我吐了兩次)。反正他倆才不理乘客的死活,他們想撒尿想吃飯時才停車,乘客怎麼憋到爆,自己解決吧!

也因為這樣,只要他們停車時,還可以動的人就會下車找個隱密處解決內急。廁所?什麼是廁所沒聽過耶!我記得有一次我一樣攤在車上不能動,那次阿糞有下車,同車一個英國女生也下車。之前女生都會到遠一點的地方方便,後來那女生大概嫌麻煩,竟然就在汪汪的眼前脫褲子尿尿!等阿糞上車後我還跟他說,剛剛看到一個白嫩的屁股哩~真是有夠犀利的阿凸仔女生!

我的高山症在到達唐古拉山口時達到極致,那裡大約 6000 公尺高了。同車還有一對來自台灣的夫婦,他們也真是厲害,完全沒有症狀。那太太更是猛,因為司機在那個最高點沒有停車,她沒有拍到照覺得很不爽,還奮力跟司機吵。歐桑,妳的精力要是可以分我一半多好啊~~

就這樣,頭痛+昏死到沱沱河時 (好像是長江還是黃河,還是這兩條河的上源),因為高度降到 4000 多公尺,就很像穴道被解開一下,那個頭痛忽然之間消失了,人也忽然精神了起來。在那裡風和日麗,有山、草原、河和人煙,感覺自己是從地獄被放到人間的鬼魂,走起路來飄來飄去的,但至少能動了。

就這樣,歷時 45 小時,飽受高山症之苦,我和阿糞,終於到達日思夜想的西藏了!!


沱沱河。請阿糞拍照時,他也是拖著腳步緩慢往後走取景,真是辛苦他了!


青藏公路沿路,大部分都是這種荒涼的景色~

全站熱搜

wandaach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9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