在我學荷蘭文的班上有三位大陸來的同學,關於他們是怎麼來的,其實汪汪也不是很清楚。再加上我沒有探人隱私的癖好,除非人家願意講,不然我也不會多問。這三位以茜華的程度最好,而她可能因為年紀跟我比較相近 (她 26 歲),所以下課時她總會約了我一起喝茶,聊聊天再回去繼續上課。

今天我們本來是聊到自己打香蕉牛奶或榨柳橙汁的事,然後她就忽然說起她來荷蘭前在義大利工作的一段往事。她是笑笑的說,但我想當時的苦,大概真的只有她懂吧!

她在三年前不知道經過什麼管道,在中國拿到義大利的工作居留 (大鼻子認為是透過黑道啦),在一個小鎮的中國餐廳工作。據她說,每天工作的很晚,而餐廳提供的餐點是無論如何都吃不飽。她一開始傻呼呼,再加上人生地不熟,就是撐著每天餓肚子。一直到她第一次領了微薄的薪水,她才上超市用大概六歐的價格買了無敵大的蛋糕。而她每天下工後,就是啃著蛋糕填飽肚子。她說後來她來荷蘭探親時,她媽媽還以為她在義大利過的很好,因為她整整胖了一大圈呢!

她說那時除了沒錢以外,住也是住在分租的小小房間中。有一次房東打了一杯草莓牛奶,看得她嘴饞的要命。回房間後就因為這杯草莓牛奶哭了一晚。有一次房東打西瓜汁分她一小杯,她說那大概是她喝過最好喝的西瓜汁。總之,沒有親朋好友,生活就是工作、吃和睡覺。她那時經常想回中國,在中國的她可是堂堂的美髮師。在義大利,她什麼都不是。

後來趁著假期她來荷蘭探親,意外邂逅現在的男友 (在蘇利南出生的廣東人),後來她又透過種種管道 (不要問我什麼管道啦,我沒問),終於在今年拿到荷蘭的居留了。

她說若不是遇到現在的男友,小孩也生了,她是真的想回中國的。現在因為語言的關係,她也沒辦法去考美髮師執照。而她說,她最喜歡的工作還是美髮師!

然後她又提到之前她在阿姆斯特丹非法打工時 (當美髮師),她認識一個女孩是非法和老公在荷蘭打工過活。一直到認識半年後才知道這女孩子已經懷孕,而這女孩每天早中晚三餐就是啃麵包而已。小孩出生後,一家三口擠在一張小小的床上,她看了覺得真是辛酸。茜華男友雖是廣東人,但有荷蘭護照,也有正當的職業,所以他們生活過的還算不錯。現在她也能隨時自己打一杯香蕉牛奶喝,跟很多非法偷渡來的中國人一比之下,她覺得她的生活真是好!

講到這裡,佩新的表情變了一下。她曾經提過很後悔來荷蘭,不知道她是不是生活的不好...

回家後我不由得在想,為什麼有這麼多人要遠離家鄉,為什麼他們要拼死來到像荷蘭這類西方國家生活,為什麼這裡才是他們的天堂?為什麼自己的家鄉就不會是天堂呢?

當然以數字來看,大家會覺得荷蘭的薪水算滿高,但是在這裡生活相對付出的也多。在這裡非法打工一個月算你賺一千歐好了,但一千歐在荷蘭能夠幹嘛?可是如果在中國你可以賺一千人民幣,在很多地區你要天天上館子買新衣都不成問題。在荷蘭生活真的有比較好嗎?我真的很懷疑....

汪汪今天是因為大鼻子才來荷蘭,但如果我能做決定,我一定選在台灣生活。台灣也許擠了點亂了點,但有些東西是無法替代的。這世界上只有台灣一個國家是這麼迷人。好啦,西藏也很迷人而我也很愛西藏,可那又是不同的愛。

像海林娜也是,她在俄羅斯是當老師,在這裡只能打工當清潔工。如果她愛情失敗的話,為何不乾脆回俄羅斯,而一定要待在這個真的沒有比較好的荷蘭呢?

我是真的不懂,因為我沒有在那樣窮苦的環境下生活過,所以我真的無法理解。不過如果有一天我跟大鼻子的愛情失敗,我應該是速速包袱款一款飛回台灣了。這裡有什麼好留戀的嗎?沒有了大鼻子,還真的沒啥好留戀哩~

    全站熱搜

    wandaach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12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