上回說到我們到了北竿,住進一家簡單卻溫馨的民宿,也報名賞燕鷗。是的,這個燕鷗是近幾年來讓馬祖在國際上發揚光大的主因。我一開始不知道可以賞燕鷗,是我們在南竿同住「老街民宿」的一家人告訴我的。這家人父母都在報社工作,非常有愛心。他們在南竿看到一隻被綁在外面曬太陽的狗,主人竟然沒有給水,所以他們晚上還特地帶了很多水給狗狗喝。後來有一晚大鼻子還和那個爸爸邊喝酒邊聊了一整晚!把兩人買來要當作禮物的酒都喝光了。真是敗給他們,好在去北竿也有得買酒!

好了,說到賞燕鷗,早上九點必須到碼頭報到。我們沒有租機車,得搭早上八點或八點半的公車。那晚還有世界盃足球賽,忘記是誰對誰,但大鼻子還是很死忠的熬夜守在電視前,而我決定先睡了。忽然想到還沒調鬧鐘,但大鼻子研究我的手機之後,跟我說沒問題,很貼心地叫我睡吧。

這一覺醒來,好像已經十點多了耶….

急的我速速把大鼻子推醒,真是快氣死了。他也一臉茫然,說真的有試過手機鬧鐘很正常啊!急忙梳洗之後,跑下樓還被王伯伯笑,說太陽曬屁股囉!我只好嬌羞的說熬夜看足球啦!王伯伯問起那怎麼賞燕鷗?我說現在就去問問看能不能改別天吧!

到了報名地點,負責小姐一看到我們就說,今天早上等你們好久呢!我再度嬌羞的說很抱歉,但就睡過頭了。問了改期的事,她一口說沒問題。於是我們改成週六早上賞燕鷗。負責小姐還抄下我的手機,說她會打電話給我。呵呵~真糗的啦!

於是我們又往公車站牌走,因為我叫大鼻子用相機拍下時刻表,這樣就不用每次都跑去看時間,直接在相機查詢比較快。就在我們往車站走去,依稀中好像聽到有人在喊什麼。我沒有很注意,還是往車站走去。大鼻子拿起相機要拍時刻表時,鏡頭蓋忽然掉了!一陣風吹的鏡頭蓋滾滾滾,大鼻子跑去追,這時我們看到兩個人站在一家餐廳門口,其中一人也是個外國人哩。而另一位就很高興的大喊說:「哇,真的是個長頭髮的外國人耶!」我對他笑笑說,而且還很長哦!這位先生開心的說:「妹妹,跟他說,來店裡我請他喝啤酒!」哈,竟然叫我妹妹。我跟大鼻子說,有人要請你喝啤酒哦!他也很阿沙力,說那走吧!

就是這個因緣際會,認識了在北竿開餐廳的吳大哥一家人,還有牧人 John。

我們一進去餐廳,吳大哥馬上好幾瓶啤酒擺上桌,給我的是運動飲料 (神奇,他竟然可以辨別我不怎麼能喝酒)。然後就聊起他們剛剛就看到我們經過,他 (吳大哥) 很興奮的跟 John (那外國人) 說,我好像看到一個外國人耶,而且好像是長頭髮。John 很高興 (為何高興,等一下說明) 跑出去看,但沒看到我們了 (我們人在車站裡面)。後來吳大哥又聽到人跑步的聲音 (大鼻子跑去撿鏡頭蓋),再跑出去看,就看到我們了!然後就邀我們進去餐廳了。

吳大哥開心的說,他最喜歡看人家留長髮,大鼻子那一頭飄逸的長髮真讓他羨慕。而那位 John,他跟吳大哥則是用中文交談呢!原來他是在北竿的中小學教英文的外國老師。我才說起我們睡過頭看不到燕鷗,然後去查公車時刻表的事。吳大哥一聽,馬上叫說:「幹嘛搭公車啊,來來來,我的車拿去用!反正平時也沒在用車。」我說了謝謝但沒有當真,誰會借車給剛認識十分鐘的陌生人呢?結果又聊了一會,吳大哥把我叫出去,要跟我說是哪台車…然後直接把鑰匙丟給我,又教我怎麼發動。我還在迷惑中,他又丟了一千塊給我,說要讓我加油的啦!我忽然清醒,跟他說借你的車,那油錢當然是我付。他的回答竟然是:「我借妳車還要妳付油錢的話,我就不是真心要借妳車。」他說幫我熱熱車啦,他真的很少用車。然後又指點我兩點才可以去加油。我又說,他的車是四輪傳動的休旅車,我沒開過這麼大的車。吳大哥笑著說,要是我開車有問題,直接把車子停在路上,一定有人會來幫忙。他還補充,所有北竿人都知道這是他的車啦!

回到餐廳,我舉著鑰匙跟大鼻子說這個「奇遇」,我說他連油錢都給我了。John 哈哈大笑,說吳大哥就是這樣。John 來北竿的第一天,吳大哥也把一台機車丟給他騎。John 說吳大哥和其他馬祖人不同。他覺得這裡的人比較保守,相對著對外人也有一份戒備。但吳大哥完全不同,他很熱情很樂於助人。吳大哥還說可惜他這周很忙,不然乾脆開船帶我們去看燕鷗…

說起這,可以提一下為何 John 看到我們很開心。他一個加拿大人,簽了合約來北竿教英文。以為他會說點中文,在這裡的生活應該會好一些,但並沒有。多數人就如他所說,太過於保守。他在這裡一兩年了,除了吳大哥一家和他的學生以外,幾乎沒有朋友。他的中文還沒有好到可以運用自如,而這裡沒有人跟他說英文,所以心情上他是寂寞的。看到會講英文的我們,就忍不住開心,而這幾天我們也跟他聊了很多。其實他是一個很好的人,但也許他沒有北竿的緣吧,據說連學校老師也幾乎不跟他交談。吳大哥是覺得這些老師的態度高高在上,或者以為 John 也是那種來教英文騙錢的阿凸仔。但並不是,John 好像有碩士或博士學位,而且專攻的就是英語教學。但當人們把心房關起來,John 一個外地人語言又有點問題,要突破也就相對很難了。

約莫下午兩點,吳大哥說他也熬夜看球賽,現在要去補眠,而 John 也必須回學校辦點事。等他們走後,我們點了兩盤炒飯,結帳時本想付啤酒和飲料,結果老闆娘竟然只肯收炒飯的錢,說飲料是她老公請的。我們要走時,她還補充,車子要用就開去哦~~

就這樣,我們在北竿五天變成有車階級。第一天用了車之後,晚上去吳大哥那吃飯。他臨時要載貨,還跟我說:「妹妹,鑰匙借我一下。」呵呵。晚上他就乾脆把鑰匙插在車上,叫我需要時隨時去用。他幽默的說,在北竿這小島,誰敢偷車?偷了車能藏哪?說得也是哦!

這就是我們在北竿的奇遇記。旅遊最需要人來襯托:遇到好人,讓你覺得這地方更加值得;遇到壞人,再美都是枉然,這是我很主觀的想法。接下來描述北竿的美時,這些好人可都佔了頗大的因素呢!


嘿嘿,這台車有五天算我的哦!大鼻子說我開大車還開得很順哩!不過我想是因為馬祖的交通太好了~哈哈

待續

全站熱搜

wandaach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10) 人氣()